芙缕

喜欢谁就让谁做受的受控

电脑突然没电还以为没保存下来,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得出是琉星( ̄ェ ̄;)黑皇琉星哦_(:зゝ∠)_
人体有参考,侵删

终是错过——第五十三章

见大家都不说话,一月又补充了一句,“他们明明已经互相喜欢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这话一出,各人心中所想不尽相同,但他们共同的反应却是先瞅了瞅话中的两个主角,然后齐刷刷看向另一个人,琉星。

可惜只看到一张面无表情的冰山脸,完全看不出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最后视线又移到十月身上,却见他紧紧盯着琉星,察觉到他“炽热”的目光,琉星挑眉回“瞪”过去,他又立刻收回视线不再看他。

众人内心OS:这两人不会打起来吧,要是打起来现在地球上已经没有人能阻止他们了!

最后,还是九月出来打圆场,“好了,一月。今天的主角可是三月和四月,可不是我和十月哦。”接着她转向三月他们,“既然你都已经宣示主权了,可要对四月好一点哦,要是让她受一点委屈我们可饶不了你。”

十月也顺势说道:“九月说的不错,三月,我们把四月交给你了,你可不能负了她。”

看着这略有些诡异的一幕,众人内心纠结,真的好像嫁女儿啊,瞧瞧这岳父岳母看女婿的眼神。

“要不这样吧,今天晚上庆祝一下,开个party怎么样?正好大家都在。”贪狼唯恐天下不乱,起哄道。

“没错,今天晚上high起来,一个都不准逃!”破军拍桌而起,一槌定音。

琉星看着他们欢欣鼓舞的眼神,无声地扯出一个讥讽的笑,一瞬又消失了。他起身离开,留给他们一个背影,只余寂寥。

地点选在了隶属于新VV学院名下的一个小型酒吧,经过一个下午的布置,倒也装饰地像模像样。

因着是私人性质的聚会,他们包了场,遣散所有的工作人员,也不忘在门口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倒是招来许多不满的声音,刚结束末世没多久,还没有多少可以娱乐的营业设施,结果这牌这么一挂,今晚又少了一个能够放松的去处。

走进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英俊的调酒师正在吧台上炫着他高超的调酒技术,银黑色的瓶子称得手指越显纤长白皙。见到有人推门进来,他抬起头看向来者,“你来啦。”

来人轻轻颔首,“嗯,一杯爱尔兰Whisky。”

终是错过——第五十二章

解决完这件事儿,Q博士满意地离开了,他要把全部精力投入其中!

至于被他打搅了的琉星,也歇了去找十月的念头,而是选择回房继续休眠。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很快已经三个星期了。在这段时间里,琉星偶尔几次从休眠中苏醒都能碰到十月,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再加上贪狼时不时的插科打诨,倒也过的愉快。

而那个“偷星”计划,Q博士和葵再次召集全体人员,连琉星都被十月硬拉过去出席。在会议上Q博士宣布正式重启,接下来的日子里大家都要忙起来了。

会议结束后,一直保持沉默的三月莫名有些局促,他拦住众人,隽秀的脸上飘满红晕,“请等一等,大家,我,我有事想跟大家说……”偷空他还觑了一眼四月,脸色就更红了,连带着四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九月看了看三月,又瞅了瞅四月,脸上露出了然的笑,她猜到三月要说什么了,顿时小恶魔心理发作,忍不住逗逗他,“三月,你脸红干嘛,有什么事儿就说呗!”一旁的众人也都好笑地看着他们。

“就是……就是……我和四月正式在一起了!希望大家能祝福我们!”三月咬咬牙大声说了出来。

“就是这事儿啊?我们还以为你们早在一起了,居然到现在才说开。”破军笑得一脸猥琐,还感慨了一句,“没想到你们这么单纯啊。”

而贪狼则是一脸遗憾,“又是一朵鲜花被猪拱走了,唉。”换来小沧月狠狠的一击,“好痛!”

众人:“……”

被比喻成“猪”的三月:“……”

VV学院的各位,有这么样一个校长和继承人真是辛苦你们了!由他们来领导新VV学院未来会好吗?

这时,一月开心地问道:“既然三月哥哥和四月姐姐已经在一起了,那九月姐姐和十月哥哥什么时候在一起啊?”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

终是错过——第五十一章

看着十月激动远去的背影,Q博士有些感同身受,毕竟黑月铁骑们都是他看着长大的,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如今能够有机会找回,自然是好的,可惜目前暂时还不行,不论是设备的运行还是大家的异能都没能满足穿越时空的要求,任重而道远啊。

“偷星计划要重启了?”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Q博士转身看向来者,“琉星?你怎么来了?我正要去找你。”

“……”他能说他是追着十月过来的吗。

“经过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你说我的名字。”琉星简单的解释一句,便又将话题引到“偷星”计划上,“你找我是为了找回失落在异时空的黑月铁骑?”

“没错,”Q博士颔首,“我找你确实是这么回事儿。”他脸上的表情转为严肃,向他鞠了一躬,“我想邀请你参加这项计划,拜托了,琉星!”

“你无需这般,计划开始时间是什么时候?”琉星连忙扶起他,但内心却并没有太多触动,魔冷心冷情,怎会因这么一个举动就在意。

说直白点,他回来是为了十月,如今十月已经回来了他也该离开了,目前不走不过是因为魔界之门未开罢了。

好吧,现在的十月确实让他有些动摇,但还没到为他留在这儿的程度,真的。

“琉星,琉星?”Q博士无奈地看着突然开始发起呆的琉星,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回神!”

“咳咳,计划开始时间是什么时候?”琉星掩饰性的咳嗽几声连忙转移注意力。

见他回过神来,Q博士也不纠结他刚刚为什么发呆,而是专心解释起了计划要求和准备时间等等。

听完一大通话,琉星关注重点只有所需时间,“也就是说,最少要一年时间才能开启这项计划?”

“是的,毕竟现在各方面还不够完善……”Q博士摸了摸他光秃秃的头顶,颇有些不好意思。

琉星皱了皱眉,掏出一块牌子,“我不可能在人界逗留一年时间,等你们准备好一切再说吧。凭这块牌可以直接进入夜咏城的王宫,如果我那时有空……我会去,或者派几个魔过去。”

Q博士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终是错过——第五十章

琉星迅速开门闪身进入房间,然后,关门。

“嘭——”门差点砸上了十月笔挺的鼻梁!还好他及时后退一步,不然他就要“毁容”了。

总感觉自己刚刚作了把死,十月叹气,“琉星,开个门,刚刚不好意思了,我道歉行吗?”他轻轻扣了扣门。

“不必了,你本就没什么错,没必要道歉,”顿了顿,他才又开口道,“昨晚……谢谢。”带着一丝羞赧,声音很轻,几不可闻。

有神之躯在,还是听到了他的感谢,十月挠了挠头发,也有些不好意思,“不用谢,那个,我先走了,你记得吃早饭。我,我待会儿再来看你。”结结巴巴地说完最后一句便离开了。

嗯,脚步有点急,看起来有些慌乱。

此刻,十月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怎么会开这样的玩笑,我又忘了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傻星了。可是刚刚他醒来的时候,和过去的他真的好像啊,蠢萌蠢萌的,好可爱。

等等!他居然会认为一个男生可爱,还不止一次?!而且这人还是他的情敌!

十月乱糟糟地想着,也没顾着前面有人走来,差点一头撞了上去,幸好那人及时阻止了他。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Q博士?你怎么会过来这里?”被这么一打断,十月也没了再乱想的念头,而是开口问道。

“当然是找你有事。对了,还有琉星。他现在在吗?听九月说他在你那儿。”Q博士看着他说道。

十月皱眉,“在倒是在,不过是在他自己房间里。你先说说找我们有什么事儿吗?”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让Q博士这么急着找他和琉星?

“我和葵重新组装了位面探索仪,并做了改进。现在已经在试运行,等稳定后准备找回散落在异时空的黑月铁骑们。”Q博士便择其中重点说了。

“这是真的?终于能找回剩余的黑月铁骑了?!”十月惊喜的问他。

时至今日,他们终于要回来了,一家人能够团聚了!

Q博士看出他心中所想,没忍住浇了他一盆冷水,“别高兴的太早,仪器还在试运行中,而且他们各自散落的位面也还未探测到,现在说团聚还太早了。”

“没关系,没关系,有希望就好,总比什么办法也没有要好,他们一定会回来的。”十月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但他的信念却十分坚定,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们能够团聚。

“我去告诉其他人!”匆匆丢下一句话,十月便跑得没影儿了。

Q博士笑着摇了摇头,他从小就是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今天竟然这么激动,难得呀难得。

终是错过——第四十九章

“怎么坐着不动?快去洗漱,早饭我已经拿过来了,就是不知道这些你爱不爱吃。”十月将纸袋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

琉星眨了眨眼,半晌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向十月,眼里还带着未曾彻底消散的迷惘,“这儿是哪我怎么会在这儿?”

十月拖过一旁的凳子坐下,笑了笑,这个迷糊状态的琉星还蛮可爱的,“这里是我房间,你昨晚回来的时候睡着了,我进不去你的房间就把你带到我这儿了。”

“唔,我知道了。”说着又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呵欠,眼角泌出点点泪光,睁开后更显得琥珀色的眼眸清澈如洗。

这个时候的他,才与过去那个开朗活泼的大男孩有着些许相似。待他清醒后,便又是那个冷漠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魔君琉星。

琉星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怎么不是昨天那套?疑惑出声:“我衣服呢?”

“哦,我昨晚给你换了,那套沾染到了一些灰尘被我送到了洗衣房。话说你身材不错嘛,居然还有腹肌,跟我差不多。”十月打趣他,脸上还带着促狭的笑。

“……”琉星无语地睨了他一眼,谁能告诉他这个猥琐的人是谁,怎么越靠近他男神的形象就越崩坏……

一番洗漱过后,琉星彻底清醒过来,回想起刚刚自己的表现以及十月说的话,顿时脸色一黑。

十月看着卫生间长时间不开的门,感到有些好笑,他不会是害羞了吧,“还不出来?早饭就要冷了。”

无人回应。

半晌,门开了,琉星面无表情地走出来,见他脸上还挂着之前促狭的微笑,冷冷地飞他一眼刀,径直走向房间门口。

“别走啊,至少吃完早饭再走。”见他要离开,十月一把抓起纸袋追上去。

琉星黑着脸转身夺过袋子就走。

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轮到十月呆住了,怎么一下子就没了?

抬头一看,琉星已经走到了转角处,“欸,你走那么快干嘛?”说着,他拔腿跟了上去。

终是错过——第四十八章

“早上好啊,十月,难得见你起这么晚。”九月笑眯眯的说着,“不请我进去坐坐?”作势要走进去的样子。

十月下意识地拦着她,“没什么好看的,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去餐厅谈怎么样?”正好给琉星带份早餐,等他醒来就不必去餐厅了。

见他拦着自己,九月就更想进去看看了,“哎呀,就让我瞧瞧嘛,还是说……你金屋藏娇?嗯?”她坏笑着努力想要突破他的阻拦。

……金屋藏娇?琉星吗?!

听到这句话,十月顿时满头黑线,“你想什么呢?里面是琉星,昨天他太累了,现在还睡着呢,小声点,别吵醒他。”

原来昨天晚上十月没能从琉星身上找到钥匙,又因为半夜三更不想打扰别人,实在没办法就把他抱到自己房间,让他睡床,自己睡沙发。

九月听到琉星在十月房里,整个人瞬间炸了。她瞪大眼睛看着十月,带着颤音开口道:“……你你你!!!没想到十月哥你是这样的人?!我看错你了!”

本以为十月和琉星通过这次游乐园之行能拉近距离,明白彼此的心意,结果,结果……十月竟然下手这么快!而且他居然是上面的!我怎么就送羊入虎口了?我对不起你,琉星!九月在心中不断地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给他那张游乐园门票。怎么办?好想剁手!

十月被她没头没尾地指责一通,脑门爆出一串儿的十字路口,“你乱说什么呢?收起你那突破天际的脑洞。”虽然不知道九月究竟联想到了什么,但他的直觉告诉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他头痛地挥了挥手,“别在这儿说,去餐厅。”说完他便关上门并落了锁,省的再有人去打扰琉星。

九月见到他这一番动作,眼珠子转了转,这是怕琉星跑了吗?啧啧啧,真看不出来啊十月。

餐厅内,十月花费了一番口舌终于解释清楚为什么琉星会在他房间里,然后,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渴死他了!

听到他的解释,明白是自己想多了,九月撇了撇嘴,莫名生出一股失望,原来还没明白自己的心思吗?真是笨啊十月哥,再不明白小心以后后悔就来不及了。

此刻的她怎么也不曾想到自己会一语成谶。

餐厅,九月一脸严肃地盯着十月,听他解释为什么琉星在他房间,心里却乐开了花,十月真的太迟钝了,他也不想想现在的琉星对别人是怎么样的,对他又是怎么样的,估计现在他心中正纠结着呢。

嗯,要不要提醒他一下呢?还是算了吧,很少能看到十月的笑话,机会难得,不可错过啊!

成功“赶走”想要跟来的九月,十月打开房门,进去后见到琉星已经起床,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在……发呆?

终是错过——第四十七章

回程路上,琉星运起驭云之术载着十月返回黑月基地。

琉星坐在云端,垂眼看着下方的灯火璀璨,懒懒地打了个呵欠,他有些昏昏欲睡。

一直在身后注意着他的十月见他这般模样,便走上前去,“困了?”

“有点儿。”琉星呢了呢眼睛,他确实有些困了。这段时间他为了尽可能地多省下一些能量,大部分时候都是选择一个没人的地方休眠。原本这个时间点他早就睡了,但今天玩得太晚打乱了作息时间,因此现在他才会是这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十月走到他身旁,倚着他坐下,“既然困了就睡一会儿吧,接下来的路程由我来驾驶。对了,友情提供一个肩膀,你可以靠在我身上哦。”语气里带着几分笑意。

“嗯。”此刻的琉星已经睡意朦胧,听不清他都说了什么,他只知道有一个热源靠近了他,温暖而不灼人。他下意识便抱了上去,蹭了蹭后满意地闭上双眼进入睡眠状态。

十月本来只是开个玩笑,从来没想过琉星会真的靠上来,于是乎在他靠上自己的时候身体便瞬间僵住了,更别提他还蹭了蹭他,红晕瞬间爬上他的脸颊,他差点控制不住想要推开他,但看到琉星静谧的睡颜时又有些舍不得叫醒他,一时间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过了良久,他无声的叹了口气,“算了,你好好休息吧,今天陪了我一天,确实累人。”不过等到了基地怎么办?我又没有琉星房间的钥匙,进不去啊,总不能把他叫醒,让他开门吧?十月头疼抚额。

看着安静的琉星,十月露出一个无奈的笑,“你倒好,睡得那么香,待会儿我该怎么安置你呢?”虽是这么说,却没有抱怨的语气,反而是宠溺的情绪更多些,就是不知道当事人知不知道了。

第二日。

因着没在餐厅看到十月和琉星,于是九月来到了十月门前,却发现大门紧闭,轻轻扣门,无人回应。

十月竟然还未起床,真是难得。从来都早起的人居然也学会赖床了,总感觉略新奇,看来昨天他们玩得挺嗨啊。这么想着,九月便也不再敲门,而是让他多睡一会儿。

正当她要离开时,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十月醒了。

终是错过——第四十六章

听到这则公告,许多人都涌向过山车那儿,十月也有些意动。

他看向琉星,问道:“怎么样,去吗?”

“嗯。”琉星点了点头,答应了。反正坐了这么久也有些无趣,倒不如去玩玩过山车吧,这恐怕是他最后一次游乐园之行了,阖该尽兴才是。

随着过山车的缓缓启动,琉星忍不住闭上眼睛。到不是害怕这个,而是在这段短暂的惊险刺激的旅途中,他能够放空自己的思绪,不管是魔界的责任,世界的排斥,心中的烦恼,还有那段苦涩难言的爱恋……通通可以忘却。

此刻的他,仅仅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年,没有那么多的世俗纠葛,只有一片宁静。

坐在他旁边的十月侧过头去,看到他嘴角不自觉勾起的笑,下意识地问道:“你喜欢这个?”

“嗯,还不错。”琉星睁开眼睛看向他,眉梢轻扬,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仿若冰山初融,一时间十月竟然看呆了。

“那要不待会儿再玩一次?”难得看到他这么开心,十月出神地想着。

琉星摇了摇头,“不用了。”这样的感受一次就够了,再多几次,他怕自己会一直眷恋这样的欢愉,然后……溺亡。

“……好吧。”十月捋开吹到眼前的头发,看着琉星,心底却生出一丝惋惜,他还想着能多看一会儿他的笑。

“咚——咚——咚——”

这时,钟声响起,零点到了。与此同时,烟花也瞬间绽放,姹紫嫣红,绚丽多姿。

琉星抬头看向天空,而十月却依旧呆呆地看着琉星,在这火树银花的映衬下,更显得他的眼睛流光溢彩,煯煯生辉。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这一份美丽,却又在最后一刻缩了回去。

他不敢。

……

过山车很快便到底了,这一辆很快又换上了另一批游客,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人坐上这辆过山车。那些人的脸上或激动,或紧张,或开怀大笑,身上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琉星远远地看着那些素不相识的人们,勾起一抹笑,又瞬间消失不见,十月站在他身边陪着他。

最后再看了一眼人群,琉星转身离开,“走吧,你还有什么想尝试的吗?”

十月瞧了瞧腕表,快凌晨一点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算了,已经这么晚了,而且今天还玩了一天,我们回去吧。”

琉星点头,“随你。”

终是错过——第四十五章

在陆陆续续玩过一些游乐项目后,十月和琉星停下脚步,选择了休息。

事实上他们已经玩了整整一天,哪怕时间再充裕精力再丰沛也不想再玩,毕竟他们不是小孩儿,不可能永远沉浸在游戏中,永远这么……天真烂漫。

他们身上,背负着各自的责任。

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两人相顾无言,沉默以对,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

“……”

“……”

沉默良久,最终还是十月出声打破这诡异的氛围,“那个,琉星,你怎么会答应九月来游乐园的?”他问出了自己一直好奇的问题。

“她用了后两个愿望。”琉星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淡淡的回了一句。

“愿望?什么愿望?”十月皱眉,琉星和九月之间有什么约定吗?这种被另俩人隐瞒,隔绝在外的滋味儿真不好受。

他分不清是因为九月瞒了他而生气还是因为琉星没把他当好友而郁闷,他只知道自己心里闷闷的,像有块石头压着,很难过。

放弃盯着自己的手指,转而摩挲着杯子的琉星总算抬头看了看他,“没什么,当初她还是怪盗时我欠了她三个愿望。”虽然当时是她强买强卖逼我答应的,琉星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说出来他嫌丢人。

“能和我说说是哪三个愿意吗?”十月追问,“后两个是陪她来游乐园我已经知道了,那第一个呢?”

“……”琉星陷入了沉默之中。

“怎么了,不能说吗?”十月识趣地放下台阶,“如果不能说就算了,不必勉强。”

琉星摇了摇头,“不是,只是……我想不起来了。”

十月笑了笑,开口道:“这样啊?那便不想了,都已经过去了,你已经兑现了她的愿望,忘记便忘记吧。”

正当他还想再说些什么,游乐园里的喇叭响起,播送了一则公告:

穿越零点的过山车!请速速购票!钟声敲响时,我们将穿越时空,奔向未来!